戈穆穆穆穆戈

王喻/露米/船铁/EC
墙头多,现在的老公是德普
P.S. 人傻不高冷,欢迎勾搭!

【APH/冷战组】白宫内部工作人员想尽各种方法也没能看到的信

*这是一封露写给米的情书(嘿嘿嘿)
   时隔一个世纪的糖!
----------------------------------------
亲爱的阿尔弗雷德·琼斯先生:
 
  如果我说这是一封情书,你一定会哈哈大笑,然后把这封信揉碎再冲进下水道。可是这就是一封情书。
 
  我在三月的一天醒来,看着窗外突然就想到了你。东欧太冷了,以至于人们都穿着厚厚的外套赶路,甚至没有停下来看我一眼的时间。如果是你就不会这样,我仍记得上次你来莫斯科的时候,只穿着夹克衫,理所当然得冻得直哆嗦。但是为了面子死撑着的你居然还有心思把雪球扔到我的身上。

  当时我在想呀,“这孩子,可真是没心没肺。”

  往常我讨厌寒冷的北风,因为它会想方设法地从围巾与我脖子间的空隙钻进去,在我的身上跳舞。但现在我会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雪地里对着北风呼喊,“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我希望风会听到我的愿望,把它带到北极去。冻起来,冻起来带给你。但是不行,美国太热了,愿望一到那里就会化掉,飞得无影无踪。

  我喜欢太阳,喜欢温暖,喜欢在向日葵花田里读书,喜欢在夏日的海边闻着海风晒太阳。所以我喜欢你,我喜欢灿烂的笑容,喜欢无忧无虑的大大咧咧,所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在跑步后一甩头对我笑着,我喜欢你在夏天的沙滩上和小孩子们堆着沙子。我喜欢看你躺在向日葵田里毫无防备的睡态。所以我喜欢你呀。

  我和高尔基,托尔斯泰生长在同一片土地,却没能和他们共享同一片精神世界。瞧,我现在语无伦次,不知所云。因为我在面对你时,那加速的心跳会麻痹我的喉咙,让我喷涌而出的情话止于舌尖,化作一个看似不经意的“早”。

  你的头发是金色的,是阳光,是麦田。是谁家熟透了的麦子被做成了面粉,变成了烘焙房里的一块点心。是幸福与富裕让你的头发染上了上帝的金,不过幸好他没有给你一双翅膀,否则你就要变成天使飞远我了。你的眼睛是蓝色的,我每一次透过那镜片(哦那该死的镜片)望向你的眼睛时,我便感觉大脑抛弃了我飞翔高空,变成海鸥在空中俯瞰着那片湛蓝的大海。突然一个海浪把我拍了下来,我奋力,不,我的大脑奋力要挣脱,却最终溺死在了那片海里,安详地睡去。

  被宠坏了的小孩子,被宠坏了的我的阿尔弗雷德。

  我把耳朵贴在地板上,想听见你在半夜念着的梦话,批改文件时笔尖与纸张的摩擦声,偷看恐怖片时的呼救声(哈哈哈)。但是它们都被我埋在灵魂深处,我听不到它们,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每一下都在呼唤着你的名字。

  我喜欢闭上眼睛,因为那样可以看到你。

                                                 你亲爱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

  据白宫内部工作人员透露,他们的祖国在收到俄/罗/斯的邮件后一脸猥琐笑容地看了一封神秘的信,之后把它揉碎了扔进马桶,冲进了下水道。它们至今也未能调查出信的全部内容。
-------------------------------------------------
某种意义上这算是我给米米写的情书!!!!

评论(16)

热度(104)

  1. 翌野 TL.戈穆穆穆穆戈 转载了此文字
    码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