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穆穆穆穆戈

王喻/露米/船铁/EC
墙头多,现在的老公是德普
P.S. 人傻不高冷,欢迎勾搭!

【APH/冷战组】梦游(1)

之前有写过的然后被我删掉了…现在我加入了一些新的设定删去了很多没用的东西然后尽可能地写长(…),毕竟不能让东西烂在脑子里哈哈
---------------------------------
 那是上个世纪,是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71岁高龄的王耀先生回到了美国。

 故地重游。

 他手里紧捏着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在纽约战后繁华的街道上慢慢地走着。他在找一栋房子,或者说是一个家,一个没有被战争的炮火拆碎的房屋,没有被痛苦与泪水淹没的家庭。但那是不可能的了,王耀把照片凑近自己,用自己的手指一个一个点着照片上的年轻的面孔,然后抬头看了看一旁大型广告牌上的一行单词:

 “纪念伟大科学家阿尔弗雷德·F·琼斯逝世一周年。”

   1927年是一个遥远的,遥远的年代。刚满17岁的王耀在一片祝福声中听到了来自自己富商父亲的一些言论,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直接将王耀今后的命运与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大地结下了一个死结。送王耀去美国留学的决定是王老爷在一个被洋人的枪声惊醒的午夜定下的,用他的话来说便是,

 “我积累下来的财富,终究会在无数的炮火声中化为一滩泥沙。”

 载着王耀抵达美洲大陆的却是不列颠打造的钢铁轮船,王耀站在甲板上和一位负责王耀“旅途”的名为亚瑟·柯克兰的英国绅士吹着海风,而后者正向前者夸耀着英伦岛国的传奇与伟大。心不在焉的东方人只是偶尔回应两句,要知道他的脑海里正不停地回放着他离家的场景-----不舍从亲人们的眼中眼里喷涌而出化作一双双手,企图死死地把王耀钉在王家大宅的土地上。

 “王耀先生,到了美国你可以住我表弟的房子,他除了有点烦人其他地方还挺好的……”绅士先生的话没有说完,船就突然放慢了速度,最终在日本岛的码头边停了下来。亚瑟尴尬地对王耀点了点头,转身向船长室走去。突发事件让王耀终于有机会休息一下,正当他打算来个深呼吸体验一下异国的空气时激烈的争吵声和哭喊声吓得他差点没因呼吸一口异国的空气而呛死。后来,打听到停靠原因的亚瑟匆忙赶回却看到王耀正蹲下身子用不那么标准的日语哄着他刚用一些稀奇的珠宝救下来的不幸被当作小偷的日本孩子本田菊。

 女士们穿着裁剪得当的漂亮裙子,戴着精致的礼帽,挥舞着手提包迎接自己的心上人。繁华与腐败,钞票与欢乐,这就是纽约,这艘船的最终目的地。与其他的乘客不同,迎接王耀一行人的不是美丽的未婚妻也不是名校毕业的得力助手,而是个正在低头踢着小石子而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美国大男孩-----阿尔弗雷德·F·琼斯。

 “嘿亚蒂!等你们好久了。”被自家表哥拍了拍肩膀的阿尔弗雷德猛地抬头随即对他们灿烂地笑着。紧接着他的目光挪到了东方友人的身上。

 “王耀是吧,阿尔弗雷德·F·琼斯。叫我阿尔,弗雷迪,都可以。”简单的几句寒暄过后,亚瑟拎着手提箱匆匆离开。简单地讲了一下本田菊的来历,三人便启程去往住处。路上免不了交谈,刚才还略有尴尬的气氛此刻已经不知所踪,两人就差来个热情的一拳然后结为拜把子兄弟了,可怜本田菊被他们晾在一边。这场交谈同时也让王耀收获颇丰:阿尔弗雷德从未见过他的母亲,而他身为资本家的父亲前几年因经营不当导致债台高筑最终跳楼自杀,远在英国的柯克兰一家承担起了照顾小琼斯的重担以及,除了王耀外他还有个俄国房客。

 “听说是偷渡来的...名字是不是真的都不一定,啊我们到了!”

 王耀打量着不远处的一栋小别墅,房屋和其他家庭的没有什么区别,不过由于主人的懒惰导致了花园里杂草丛生,十分辣眼。那个高大的俄国人就站在大门外向他们挥手致意,脖子上的围巾着实吸引了一大一小两个亚洲人的目光。俄国人直接越过阿尔弗雷德,对王耀自我介绍。阿尔弗雷德悄悄对俄国人翻了个白眼。

 “很高兴见到你,伊万·布拉金斯基。”

 俄国人带着浓重卷舌音的英语让说了十七年中文的王耀有些发愣。

 “不好意思...您叫?”

 阿尔弗雷德抢先一步回答,“他说,他是大傻子!”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一位留学美国的富家少爷,一个被少爷救下的孩子,一个聪明又烦人的美国小伙以及一位来自俄国的偷渡者。

 琼斯家的女仆特蕾莎年纪很大了,走起路来带着重重的喘气声,每天她都会费力地把自己搬上二楼然后拍打琼斯少爷的门来让前一天将规律作息视为粪土的阿尔弗雷德挣脱被子的束缚,爬起来解决完早饭然后按时到校。今天的她刚把手搭在门上就被从她背后冒出来的伊万拦了下来,长相颇好的斯拉夫人只是对着年迈的女仆笑了几下就将叫醒阿尔弗雷德的工作揽了下来。伊万对着那扇普通的小木门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不过还好阿尔弗雷德顶着一头乱乱的金发及时打开了门延长了它的寿命。没睡醒的美国小年轻揉着头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正笑眯眯地站在他房门口的伊万,然后对早饭的憧憬操控着他的双脚让他向楼下走去,这让伊万有机可乘。他快速地闪进阿尔弗雷德的房间,然后在阿尔弗雷德折返回来取眼镜和书包之前遛了出来。然后他听到了这样一声怒吼,

 “布拉金斯基你在我书包里到底塞了几只虫子?!”

 “三只,这是上次你在我鞋里放毛毛虫的回礼。”俄国人忙着吃饭,口齿不清地回了他。

 琼斯家的孩子和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俄国小伙子关系不好,这是每个居住在这栋房子里的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在经历了无数个这样习以为常的早晨后,正戴着副眼镜读着他大部头书的王耀在阿尔弗雷德风风火火闯出家门之后开口问了沉醉在满脸笑容里的伊万,

 “你小子…真不喜欢阿尔弗雷德?”

 “你觉得呢?”

 王耀心中已经拟定了一个答案,没得到想象中回答的他只能再次埋头读书,“话里有话啊,布拉金斯基小朋友。”

TBC.
-----------------------
能上网的机会越来越少…但我不会坑,就是会更的很,很,很慢。最后悄咪咪祝自己生日快乐w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