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穆穆穆穆戈

王喻/露米/船铁/EC
墙头多,现在的老公是德普
P.S. 人傻不高冷,欢迎勾搭!

【APH/冷战组】无题

十月群作业,穷困与爱
想了想还是放上来了

戈穆

-----------------------

 阿尔弗雷德把那一美分硬币放在手背上,然后抿了抿嘴,呼出一口气,猛地把手翻转过来。硬币没有像他期待地那样落在他的手心里,而是摔进了雪地里。阿尔弗雷德无奈地挠了挠头,然后他弯下腰用一只手在雪地里翻着硬币。

  “伊万你瞧,我手里啊…只有着一美分咯。该死的,你们这还用卢布!”他侧过头和空气交谈,不时举起拳头对着面前挥舞两下。他从衣服口袋里抽出了被冻得发红的手,抓了把雪往自己因为酒精而发烫的脸颊上胡乱地涂了一把。眼镜被粗暴地甩进了雪地里,然后被他亲爱的主人一脚踢出去好远。

  “英雄现在喝着酒,戴着围巾,像你一样丑爆了。我不打算回美国了,我也回不去了。”阿尔弗雷德扑通一下坐在雪地上,双手对在一起搓了几下,然后小心翼翼地解下了脖子上的白色围巾。又一阵风夹着雪花向阿尔弗雷德吹过来,他冷得一哆嗦。突然,这个金发的美国青年把脸埋进了围巾里,肩膀一颤一颤地。

  英雄哭了。

  “我应该去染个发整个容,然后冒充你向全世界宣布你爱上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什么都听他的。”阿尔弗雷德把头抬起来,对着空气比比划划,好像伊万真的在他旁边听他说话。他揉了揉冻僵的耳朵。没有用,热量还是太少,于是他把手盖在了耳朵上,脸上,脖子上。然后他四指弯曲,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他开始喊着一些单词,但是吐字已经不清晰。眼泪不停地从他瞪着的眼睛里流出来,一道道泪痕被风吹打过后弄得他面目狰狞。

  “晚安,万尼亚。”他倒进了雪地里,大口地喘气。

  希望会有人发现这睡在莫斯科郊外墓地里的阿尔弗雷德。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