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穆穆穆穆戈

王喻/露米/船铁/EC
墙头多,现在的老公是德普
P.S. 人傻不高冷,欢迎勾搭!

【APH/冷战组】黑桃K

*之前夏悠点的文,常色露x黑桃米,拖了好久呢orz
  还有,她画画可好看了(/////)
-------------------------------
  伊万手里拎着两个塑料袋从离家最近的超市采购归来。今天的他没有穿大衣,而是穿着普通的白色卫衣配牛仔裤,戴着几乎要和他融为一体的围巾。罕见的,他手里的两个袋子里塞满了食物,然而这却并不是因为他贪吃。
  事情全部起源于一个普通的俄国青年在一天清晨翻开了自己的钱包,对着几张卢布认真思索了一阵后打算招个室友缓解一下他的经济压力。新室友据说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为了增进友谊,食物与酒精也来作伴。
  事与愿违,心怀美好憧憬的伊万在家门口被他将来,或者说曾经的室友拦下并痛骂了一顿。
  “您是说…我已经有了室友?”
  “就在你的床上蹦达着呢。要我说,你有了室友就别再招,惹得大家都不愉快…”
  伊万没有听那人扯下去,把手中的两大袋食物当作“赔罪”猛地一下塞进了他的怀中,然后拿起平时放在门后的水管冲进了家门。他有预感,前几天他的那位中国朋友为他算的求桃花那一卦要成真了。如果让伊万再次选择的话,他一定会选择用围巾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是他没有,所以当那一抹蓝色撞入他眼睛的时候,这个高大的斯拉夫男人慌了神。
  阿尔弗雷德站在伊万的床上,脚下踩着一张黑桃K,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可怜木床的主人。这不是俄国人常有的样子,他金棕色的头发挡住了他镜片后如同蓝色猫眼石一般澄澈的眼睛。他笑得很灿烂,很阳光,看起来就像是个美国人。高傲的美国人。
  “我的扑克牌…成精了…”
  伊万就这么轻易而又快速地接受了这一切,比如这个突然出现在他床上的这个男人叫阿尔弗雷德,来自异世界。多了个白吃白喝白住的室友,伊万的心情简直糟糕到了极点。他会放下伏特加去买两杯大号加冰可乐,会扔掉水管跑来跑去夺走一切被阿尔弗雷德握在手里的危险品,会牺牲睡觉时间与阿尔弗雷德争个床位。哦,还会在阿尔弗雷德被冷空气冻得发抖的时候给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在我们那个世界…只有四个国家,黑桃,草花,红心,方块。你面前的这个,是黑桃国的国王。”阿尔弗雷德一手拿着薯条蘸了蘸面前的番茄酱,一手指着自己的脸。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他化身超人刚刚拯救世界-----自豪极了。
  “然后我面前这个…和草花国的国王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阿尔弗雷德又拿起一根薯条直接怼进了伊万的嘴里。
  “吃吧,没毒。”
  令阿尔弗雷德没想到的是,伊万顺着薯条亲上了他的手,然后凑过去吻了他的唇。革命战火从此燃了起来,并将越来越旺。
  阿尔弗雷德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高在上的黑桃国王因为误踩了一张扑克牌这种荒诞的理由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是场有预谋的离家出走,只不过走得太远了点。在这个普通的小公寓里,伊万会嫌弃地看着这个几乎婴儿一般的国王,然后一边和他顶嘴一边为他准备晚饭。而在扑克大陆上,草花国国王会在漫天的战火里对着阿尔弗雷德说着让人脸红的情话,但阿尔弗雷德总会装作没听见。
  似乎是因为伊万将他大部分的时间用来解决阿尔弗雷德捅出的娄子,而阿尔弗雷德把大部分的时间用来给伊万制造麻烦,那张成精了的扑克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直到半夜偷偷爬起来看鬼片的小伙子被地上发光的纸片吓到猛得钻进伊万的被子里。
  阿尔弗雷德捏了捏自己因为紧张而绷紧的双臂,脚尖在地上没有规则地划拉着。平时神采奕奕的他现在就如同一个学生刚被告知考试打了F一样沮丧。
  “我不想离开这个让他白吃白喝白住的战斗民族好男人伊万,嘿这个理由太奇妙了,伙计…不不不,不能这么说…”阿尔弗雷德的自言自语伴随着他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全部被伊万捕捉到了。
  “那就留下来,别走了。”
  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了过去,然后跌在了一个人宽厚的怀里。阿尔弗雷德可以清楚地分辨出伊万的心跳声与自己的心跳声,尽管它们都那么的急促有力。
  “好…”
  可是他还是走了。
  扑克牌再次亮起的时候,伊万只来得及与他交换一个吻,阿尔弗雷德就被扑克牌吸进了另一个世界。伊万低头看着吃了一半的快餐,难受得趴在地上久久没有动静。
*
  “请问…你这还招室友吗?”
  在院子里忙着除杂草的伊万听到这不标准的俄语疑惑地应了一声,毕竟他已经忘记自己还要招个室友了。
  “英雄名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美国留学生…你这还招室友吗?”闻言,伊万猛地回头。
  那人金色的头发被风吹开,眼镜后面澄澈的蓝眼睛正盯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
我活着我还活着我没死没死没死!
这是糖哦!

评论(20)

热度(81)